同心圆。

见风仍然是风。

【法医秦明】【林秦】于心有愧_01

  Summary: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摄影师X模特,AU。


  01

  - 

  林涛被电话吵醒的时候正翻面儿横在地板上。

  他挠了挠被压得蓬乱的头发,抬手在矮柜上摸索,砰得一下把手机摔在地板上。宝贝古董手机如果摔坏了屏幕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赶紧地一骨碌坐起来,把手机翻来覆去看了好几回,确定安然无恙才大松一口气,把手机接了起来。

  对面是自己那个小助手,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说话带了几分腼腆,把声音憋在嗓子眼儿里,林涛强迫自己专心听,却忍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呵欠。

  “林哥,你快来吧,再过半小时咱们的客人就要来了。今天的主顾不太喜欢迟到。”

  林涛皱了皱眉头,心想这才几点呐哪个不长眼的客人大清早跑来拍片儿。伸懒腰时惊鸿一瞥到床头小钟时针正指向九,一个激灵,瞌睡彻底飞了。

  如果他没记错,约定好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半。

  匆匆忙忙洗漱完,林涛边穿裤子边往嘴上叼了袋牛奶,往鞋里踩时左脚绊了右脚,就要往前摔倒时林涛双手一撑,借着鞋柜把自己掼出去一米远。他落上门锁,在心里给自己的表现打了个自恋的满分,冲出楼道骑上自行车走了。

  闯了一个红灯,赶到工作室的时候恰好九点半。他把干瘪的牛奶袋尸体一个抛物线准确飞进垃圾桶,回头时把一头撞来的小助手接了个满怀。

  “林哥,你、你的相机拿好。”小姑娘红着脸,牙咬着舌头尖,说话磕磕绊绊。

  小姑娘的心意林涛不是不懂。他不动声色接过相机,扬起大大的笑脸:“谢谢啊。”

  手指和手指小心地避开,小姑娘失望的眼神林涛硬生生无视。

  谁让他心早就给别人了。



  往摄影棚里随便摆了几个椅子,林涛大爷状往其中一个椅子上一坐,捞了杯星巴克喝了两口。椅子都还没坐热,听到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一个短头发的年轻姑娘风风火火闯进来,在摄影棚里晃了一圈,又风似地出去了。

  这圈儿晃得林涛莫名其妙,还没等他逮着人问问,就听见姑娘在门口大咧咧叫开了。

  “小明,你倒是给我快点儿快点儿啊你都迟到了——”

  不说这魔音灌耳,就说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叫着课本里头常出现烂大街的“小明”,林涛也觉得好笑。他挠了挠头发,嘿嘿地傻笑了两声。他踮着脚尖从门口往外探出去,刚才那个短头发姑娘跑得远远的,吊在一个谁谁谁的手臂上,正死命把这个谁谁谁往摄影棚拖。

  “大哥,你不能每次拍照都这样一脸死相,我还靠你赚钱呢,你这样我要喝西北风的!”姑娘抱怨,随着她越走越近,林涛都可以看到她脸上皱成一团,苦大仇深的样子,“你都迟到了!”

  这个姑娘,林涛在时尚杂志上见过的,叫李大宝,年纪轻轻地就养了一个工作室,手底下一票长得好看的男模,小女孩们提到她,无一不羡慕到脸上又红又紫。听说这次从美国挖来一个中国朋友,死活都要缠着人家当男模——这个男模就是林涛这次的摄影对象。

  一个在资本主义世界生活了多年的男模还保留着“小明”这样质朴的名字,这让同样名字烂大街的林涛产生了一丝好感。他拼命把脑中穿布衣、扭捏搓着衣角、脸蛋上顶着两坨高原红的小明形象赶走,眯眼去看来者。

  缓缓走进来的男模脸上带着种冷冰冰的漠然。长得挺好看,只是没什么表情的时候眼神凌厉,被瞥上一眼都觉得凉嗖嗖。合身的三件套勾勒出他腰部线条,引人注目。林涛隐约注意到喜欢自己的那个小助手也惊奇地看了那个男模好几眼。

  空调打到了适宜的温度,电风扇也呼哧呼哧卖力吹着,而林涛居然觉得身上有点热,脖子那块儿一下一下地往外冒虚汗。他虚擦了下额头,攥紧了拳头,把想说的话用力吞回肚子里。

  将目光从男模脸上收回来,林涛换上一贯吊儿郎当的笑,冲着李大宝伸出了手。

  “哟,宝哥,我林涛。”他自来熟,没心没肺讨人喜欢的样子,“百闻不如一见。”

  李大宝眼神在林涛脸上滴溜溜一转,有一瞬间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但她掩饰地挺好,伸手啪地往林涛手上一拍,“你,死啦死啦滴,见我第一眼就叫我宝哥,小心我克扣你时薪。”她把身边那个三件套往林涛面前推搡,“秦小明,跟林先生打招呼。”

  三件套不知为什么叹了口气。他伸出手:“秦明。”

  林涛打量着秦明。秦明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睛低垂着,嘴巴紧紧抿着,一脸的欠多还少。

  林涛扬起下巴,短暂地握了握秦明的手。男人的手指是凉的,手心倒温暖。林涛干咳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秦先生,里面请,化妆师已经准备好了。”他声音里头带着种咬牙切齿的意味,神经紧绷,“初次见面,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初次见面这几个字被林涛咬碎了扯烂了掷地有声地扔在秦明耳边。秦明一顿,微微颔首,避开林涛的肩膀,闪身走了过去。

  拳头捏得死紧,关节都隐约有些作响。林涛看着秦明的背影,不断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杂志内页硬照林涛也算是经验丰富,不需要模特儿摆出什么姿势,只要找准对象最好的角度,咔嚓咔嚓按下快门,一会儿就可以完成任务。

  秦明横坐在沙发上,半侧脸对着林涛。林涛皱着眉头浪费了几次快门,始终拍得不怎么满意。看到秦明那张冷漠的脸他心里就来火,他放下相机,对着秦明摆了摆手。

  “我说,这位冷脸的秦先生,你就不能稍微带点儿笑吗?你这表情上杂志,小姑娘不得被你给吓死啊。”

  秦明挑高了眉头,眼光直接掠过林涛的肩膀往后看向李大宝。李大宝不断做着鬼脸,秦明被逗笑了,耸了耸肩膀摇摇头,整个人不再紧绷着。

  看到秦明这副模样,林涛没由来地更加火冒三丈。他压着快要扩散开来的低气压,嘴上更加不饶人了:“谁让你笑得这么开心了?这是硬照,硬照!要似笑非笑地装酷又不能让人看出你在装逼,这才是合格的,知不知道。”

  李大宝从林涛身后探出半边身体挤眉弄眼,用夸张地口型无声比出“装逼”这两个字,秦明无奈地摆了摆手,表情柔和。这副光景看在林涛眼里分外刺心,他把相机摔到了沙发上。

  “不拍了,休息一会儿。秦先生状态不好,等缓过一阵再来。”

  说罢,林涛头都不回一下地推门出去。一旁的助理小姑娘呆鹅一般立在门口,林涛虽痞,但一向挺好脾气,何时冲人发过火生过那么大的闷气,见此状况,小姑娘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其他人倒是不在意,各忙各的。李大宝一向喜欢钻在人堆里,秦明向李大宝努了努嘴示意自己出去抽根烟,李大宝点点头,很快就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和人插科打诨身上了。

  秦明悄无声息地走开,往林涛那个方向去了。



  林涛靠在铁栏杆上吸烟。栏杆矮,林涛个子高,他微微往后一仰,半个身子都悬在外面,有种惊心动魄的刺激感。

  原本林涛不吸烟。但迈过了少年,折断过一把刻了别人名字的爱情之后,纵然他还是每天笑容满面,却渐渐过得越来越不开心,慢慢地就染上了一点点烟瘾。再然后,一点点变成了戒不掉,他就每天烟不离身了。

  戒不掉的就老想着。

  身后传来脚步声。林涛闭上眼睛又睁开,脸上疲倦不复。他得打起精神来对着秦明。

  秦明踱到他身边,手扶在栏杆上,恰在林涛手边,距离不过十公分远。仿佛一场不肯认输的博弈,谁都没有先把手挪开。 

  “针对人可不是个好习惯,林先生。”秦明叹气,“你怎么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情绪太外露不是好事,更不是什么优点。”

  “秦先生管得好像有点儿多。”林涛说话带刺。

  他状似不在乎刺伤秦明。说话时却用余光瞥着秦明的脸,见秦明毫无所谓的模样,他低下头来,丈量起他手指和秦明手指之间的距离来,思忖着自己需要迈出多少步,才能再将那手指攥在手心里。

  就在这时,秦明默不作声地收回了手。他转身,把大半个身体靠在栏杆上,皮鞋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水泥地。

  秦明问:“有烟没,给我一支。”

  说完,也不等人家给反应,直接从林涛的口袋里掏烟盒。秦明的手指触到林涛的胸口,也许是拉扯动作太过猛烈,林涛觉得胸口被扯得隐隐作痛。

  秦明取了一根烟,慢慢衔进了嘴里。他含糊地咕哝着能不能借他一点儿火,凑上去又要翻林涛口袋,动作在半当中顿住了。

  他望着林涛,林涛也怔怔地望他。

  然后他扯着林涛的衣服领子凑上去,烟头与烟头相互触碰,交换了一点浅浅的火星子。当秦明的烟被点燃,他松开林涛,退后了两步。

  林涛注视着秦明的侧脸。

  秦明。他几乎有些忿忿地想,多么糟糕的重逢。

  多么糟糕,他依然爱着他。


  -TBC-



  啊,我爱破镜重圆梗,如果一个CP只能让我写一个梗我一定毫不犹豫地选破镜重圆呜呜呜呜QAQ

  大概三四发就能完成,祝我顺利拔旗,好想再开坑_(:з」∠)_


评论(25)
热度(456)

© 同心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