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圆。

见风仍然是风。

【法医秦明】【林秦】一次无聊而跌宕的蹦极

  Summary:李大宝原本以为这将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分道扬镳,没想到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嘴狗粮。

  CP:林秦

  

  -

 

  “唉。”林涛干掉了一个纸杯蛋糕,趴在桌上叹气。

  在他对面李大宝翘着二郎腿坐着,满脸冷无缺。她其实根本就不稀得搭理林涛,但当对方开始绞着手指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她时,她发现自己还是没法儿见死不救。她用手撑着额头,眼里有一片死海,海里有许多鱼正口吐白沫着翻肚皮。

  “说吧,把我叫出来耽误了我半天到底有什么棘手事儿?”

  林涛横在桌上的魔爪悄悄伸向李大宝的蛋糕,急红了眼的姑娘一个白虎掏心试图护住那个蛋糕,无奈被林涛一个假动作骗过,成功打劫到手。李大宝瞪大了眼看着那块即将升入天堂的蛋糕发了会儿呆。

  “嗝……唉。”林涛三两口解决完,边打饱嗝边叹气。

  “第五十七次了大哥,你一大男人到底什么事情扭扭捏捏的,给句话成不?”李大宝扼腕叹息,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一看你这样就是跟秦明有关系呗。说吧,怎么了,要我为你的表白出谋划策?这我大概不太行,但是我可以抱个摄影机悄悄躲在外面录下你被秦明殴打的珍贵画面,方便你将来回忆。”

  “宝哥,你说你还有没有人性了。”林涛仰天长叹。他揉了揉自己的脸,看上去有点儿无精打采的。

  鉴于林涛总是元气满满,李大宝还真没见过林涛这副模样。她赶紧摸到了桌上的柠檬水,决定喝一口压压惊。

  “老实说,我觉得自己没戏。秦明那儿,我决定还是放弃了。”

  话语一出,李大宝大惊失色。手上一个没拿稳,柠檬水杯哐地应声倒地。不远处俩服务生停止唠嗑,齐齐投来苛责的目光,她也没空理会。

  谁让这回她可是真傻眼了。

  

  李大宝老觉得林涛和秦明成双成对那是早晚的事。他们之间那些个小心思小腻歪,只要稍微留心一点儿那就得被闪瞎。两个月以前她淘宝了一副墨镜就扔抽屉里,心想着早晚有一天能用到,哪知它现在还躺在抽屉里不见天日;如今林涛说要撂挑子不干,李大宝想到自己在墨镜上花的钱,心里就拔凉拔凉地直漏风。

  啊,妈妈!李大宝斜瞟着天空想,最近好不容易办公室气氛回暖,我可不想无缘无故地又被秦明找到莫名其妙借口一顿掐。

  况且,李大宝打心眼里默默祝福林涛和秦明。虽然秦明有事没事地不太爱搭理人,走起路来呼呼生风像走台步,如果搭上个紫衣服那估计就更不像法医而像个基佬模特,但这人本质并不坏——好吧,甚至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个“好人”。而且,通常,有林涛在一边的时候,秦明的笑容总是比以往多一些,从坏脾气的冷脸男人连跳三级变成爱开人玩笑的捣蛋儿童,李大宝浑身哆嗦之余,也不免觉得这样的秦明更加生动活泼一些,平易近人一些。

  而林涛……李大宝痛苦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回忆起往事让她觉得自己变瞎。最近遇上的案子很有些峰回路转的,真相往往招人叹息,凶手的眼泪或追悔在既定事实中也显得那样虚假,令人唏嘘。

  结了案,秦明脸上的神色也不大好看。李大宝走在前头,秦明就拖拖拉拉地跟在后面。林涛本来在李大宝边上的,一转眼,人没了。李大宝扭头四面看了看,才发现林涛已经和秦明并肩在后面走着了,肩膀挨肩膀,推推搡搡,那画面怪好看。皱眉头的姑娘撇撇嘴回过头,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

  两个人的对话断断续续传到了她耳朵里。

  林涛说:“哎,怎么,心情不好啊?饭店搓一顿?我请客。”

  李大宝竖起耳朵也没听见秦明回句话。

  林涛又说:“不想去最好,省钱,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唉哟,我家今晚停电,能去你家吗?老规矩,我带啤酒和下酒菜,你施舍我半个沙发。实在不行,我滚你床底下睡都行。”

  秦明嗯了一声,说:“不许看球赛。电视闪光影响我看书。”

  林涛陪笑:“不看不看,今晚也没球。你也别老看书,我们聊聊天。”

  秦明那边沉默了半天。正当李大宝纳闷怎么没下文了的时候,秦明终于憋出了一个“好”字。李大宝悄摸着往后看一眼,发现秦明的神色好看了许多,甚至——她惊恐地发现——脸上还挂着个微笑。那边林涛注意到了李大宝的目光,扬起笑容,大大方方地比了个V字。

  

  “哎呀,我好像有点儿喜欢老秦。”

  当有一天林涛一拍脑袋对李大宝这么说的时候,洞察一切的宝哥根本就没有感到一丁点惊讶。

  李大宝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对秦明表白?你就不怕秦明被人先下手为……哦,我忘了,一般人大概也不愿意硬着头皮去看他的冰块脸。”

  林涛不乐意了:“怎么说话呢,他怎么就冰块脸了。人表情挺多的。”顿了顿,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可能是病入膏肓了。居然觉得他有那么点可爱。”

  林涛这人就是不太喜欢搞作弊式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直接地让李大宝有点起鸡皮疙瘩。她抖了抖:“得了恋爱病的人就是不得了。情人眼里出西施,你眼里的秦明滤镜有那——么厚。”她伸手比了比,“看来你真的很喜欢他。”

  林涛把脸埋在手掌里,千年难得一见地说话哼哼气若游丝:“事实上,我挺确定自己爱他……”

  李大宝:……

 

  所以,这样的林涛竟然说出要放弃的话语来,李大宝受到的冲击着实不小。

  但毕竟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她这个旁边者也不好劝说什么。她帮着扫掉了地上的玻璃碎片,在一迭声“对不起”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他只把我当朋友。我表白了也只会让他为难。”林涛苦恼,“我不想让他为难。”他不当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我去,这句话居然是我说出来的,我竟然这么多愁善感,不可思议。”

  “我觉得秦明应该也挺喜欢你的。”李大宝犹豫着说,恋爱专家这活儿她做不来,“上次他往你电脑边上放了一盆多肉,和他电脑边上的看上去是一对。你没有觉得这种示好方式非常秦明吗?”

  “那是因为他把我当朋友。”林涛坚持。

  林涛这种性格,钻起牛角尖来特别认死理,根本听不进别人的劝。李大宝把自己的头发抓成了鸡窝,又赶紧地掏出一面镜子来把发型还原。

  “那你打算怎么着?就这样告别你的旧恋情?”李大宝啪地把镜子往桌上一扣。

  林涛特别认真地回答:“明天陪我去蹦极。都说跳一次像是重获新生,半条命都吓没,一定可以把老秦从我脑袋里赶走的。”

  李大宝:“……啊?”

  她可真是太不能理解林涛的脑回路了。

 

  第二天早上,她被林涛的夺命连环call从床上扒拉起来跳下床赶往约定地点。她惊讶龙番市真的有玩蹦极这种高大上娱乐项目的地方,然而更惊讶的是,她发现林涛边儿上居然闪出了一个低气压的秦明。

  秦明往边上长椅一坐,满脸不高兴的样子,锋利眼神毫不留情剜向林涛,伸手遮住了一个小小的呵欠。

  “你怎么把他给拽来了?不是说好这次蹦极是为了彻底把他忘记吗?”李大宝凑在林涛耳边小声说话,看到秦明的目光在把林涛射穿之后平移到自己脸上来,她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林涛也小小声地回:“他自己要跟来,说错过了这个嘲笑我胆小的机会一定会后悔终生,可是来了又生气。”他更压低了声音,唯恐秦明听见,“他嫌时间太早了。周末的上午,他基本都有起床气。”

  妈呀。李大宝拍了拍胸口定定心神,心想你连这都知道,现在才说想放弃秦明不当基佬,这晚了点儿吧?

 

  当工作人员笑眯眯帮林涛把装备穿戴好,林涛又临阵退缩了。他看向仿佛万丈深渊的下头,两腿有点打颤。李大宝在一边直翻白眼,秦明噙着笑容凑过来,怎么看都不怀好意的样子,不过——李大宝敏锐地发现——现在心情倒是看起来好了许多。

  “现在打退堂鼓还来得及。”秦明说着,往下面看了一眼,“还挺高的。林队长,这可比老鼠难克服多了吧?不行别逞强。”

  “嘿,谁跟你说不行了,你退后点,别被我的英勇给吓到了。”林涛声音都抖,还硬是挤出两句反驳的话来。

  秦明耸了耸肩往后退了两步站开一些,看好戏的眼神倒是没变。

  李大宝悄声拿话激他:“还等啥,快跳,跳完上来就什么都释然了。你想啊,如果你一直把秦明放在心上,哪天他有别人了,娶了老婆,还要你给当伴郎,你这心里得有多堵啊,那多可怕。”

  大概“跳下去以便忘记秦明”和“做秦明的伴郎”两者还是后者更加可怕一点儿,林涛深吸一口气,一个倒栽葱就下去了。一秒之后,下头传来了林涛闷在喉咙里的惨叫声。

  李大宝把五官皱成一堆,扭头作昏厥状:“唉哟,惨绝人寰,不敢看,不敢看。”

  秦明又磨磨蹭蹭地挨过来了。听着林涛的声音,眼里的担忧藏都藏不住。

  

  林涛最后是被人架着上来的。他的鼻子和耳朵都被风吹得红通通的面有菜色,虽然看起来一脸虚弱,倒算得上挺高兴。

  李大宝有点忧伤:唉,看来林涛是想开了。这算不算是拆人一桩姻缘?要折寿的呀。

  她看着到休息区买瓶装水的秦明的背影,又看看林涛,刚想说话,林涛却开口了。

  “我决定了。”林涛说。

  来了!李大宝呼吸一滞,心跳哗地往上飙。

  “我决定向老秦表白。”林涛又说。

  峰回路转地太快,李大宝的心跳差点儿跌停。她捂着喉咙痛苦地咳嗽起来,间隙还不忘断断续续地问林涛:“咳……你、你怎么,咳咳,突然想通了。”

  “我觉得自己大概是完了。跳下去的一刹那,我脑子里全是他。如果不说,我大概会后悔一辈子的吧。”

  林涛厚脸皮,说这话时脸不红气不喘,倒是李大宝,平时脸皮赛城墙,听到这样的告白也忍不住扭了扭身体稍微害羞一下。

  没等李大宝脸红完,林涛已经喊上了。

  “喂,秦明!”他大叫,“做我男朋友怎么样?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就像宝哥喜欢小龙虾那样喜欢你!”

  买了水往回走的秦明当时就被这魔音钉穿在原地不会动弹了。

  李大宝抚额:我的天,这都什么破比喻,就这样也能追到的,估计除开秦明也没谁了。

 

  围观群众开始大声尖叫。装备脱了一半的林涛被一个笑得傻兮兮的女工作人员推了一把,林涛顺水推舟撞秦明身上,嘴唇和嘴唇碰到一块儿。

  “我的宝宝。”林涛把秦明的手攥在手里,像个破纪录的冠军炫耀金牌那样骄傲地向大家宣布。

  秦明的眼睛危险地眯起,看起来气地发怔。

  然而李大宝却眼尖地注意到,秦明并没有真的收回他被林涛紧紧握着的手。


  -Fin-



  我一定是打游戏打坏了脑子才写得那么差OTZ……

  我爱林秦,磕了满满一嘴糖简直无法自拔,我爱他们,爱他们啊啊啊

  至于宝宝……宝宝是谁【喂


评论(22)
热度(852)

© 同心圆。 | Powered by LOFTER